网站首页 省住建厅 新闻中心 信息服务 网上办事 企业之窗 网员之家 专题专栏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观察评论
新时代住房公积金的发展逻辑
时间:2018-05-07 00:00:00  来源:www.cnwhjs.com  作者:武汉建设信息网

  本网讯 通讯员吴力胜报道:党的十九大报告的逻辑起点、立论基础、哲学方法,就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这一新的历史方位。公积金进入新时代,面对制度存废的考量和现实实践的考验,必须深刻反思和深思公积金“为什么人?从哪里来?又要到哪里去?”这一时代答卷。要完成和交出这份满意答卷,我们必须高举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的伟大旗帜,从十九大精神这座理论和精神“富矿”中增强思想自信、理论自觉、实践自省,全面认识和把握新时代公积金发展的思想逻辑、历史逻辑和实践逻辑。

  思想逻辑,回答“为什么人”

  思想是指导公积金时代发展的行动指南。学懂、弄通,做实十九大精神,加快新时代公积金发展,必须把以下几组思想基因密码根植我们的大脑,经深里学、往心里学、往实里学。

  一是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是最大的“旗帜”。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是党的十九大确立的党长期坚持的指导思想,是国家意识形态的基石,是新时代公积金发展必须始终高举的伟大旗帜。

  二是坚持以人民为中心是最大的“初心”。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是中国共产党的根本宗旨,人民立场是中国共产党的根本立场,也是马克思主义政党区别于其他政党的显著标志。《住房公积金管理条例》在第一条就开实明义:“为了加强对住房公积金的管理,维护住房公积金所有者的权益,促进城镇住房建设,提高城镇居民的居住水平,制定本条例。”这充分说明,公积金制度的初心就是以人民为中心。2013年3月17日,习近平在十二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闭幕会上的重要讲话,不足3000字,44次提到“人民”;2018年3月20日,习近平在十三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闭幕会上的重要讲话,不足5000字,84次提到“人民”;2017年10月18日,习近平在党的十九大所作的报告,203次提到“人民”。人民二字力重千钧,人民情怀跃然纸上。

  三是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是最大的“短板”。确定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的主要根据,是社会主要矛盾已经从人民日益增长的物质文化生活需要同落后的社会生产之间的矛盾转化为人民日前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新时代公积金发展面临的这一新的社会主要矛盾尤显突出,公积金普惠性、互助性、保障性不平衡、不充分的现象仍然是社会质疑的焦点,也是新时代上公积金发展急迫补齐的最大短板。

  四是牢记“为什么人的问题”是最大的“使命”。十九大报告指出:“全党必须牢记,为什么人的问题,是指一个政党、一个政权性质的试金石。”“党的一切工作必须以最广大的人民根本利益为最高标准。”满足缴存职工对美好很生活的向往,完成十九大提出的“房子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的定位”、“加快建立多主体供给、多渠道保障、租购并举的住房制度,让全体人民住有所居”这一宏伟目标,是公积金新时代发展必做担当的历史使命。

  历史逻辑,回答“从哪里来”

  历史是刻画公积金时代发展的客观纪录。翻开公积金发展的历史画卷,回顾公积金制度的前世今生,还原公积金本来属性,能更充分展现新时代公积金发展的历史逻辑。

  我国住房公积金制度,在制度目标的选择上借鉴了新加坡公积金制度和德国的互助储贷制度,已经走过了20多年的发展历程,也取得了制度建立之初的想象不到的成就,特别是在保障职工住房改善方面,日益凸现三大功能。一是以购房为主的保障功能。2017年鄂州全市的缴存职工共提取公积金6.34亿元,住房消费提取以74.16%的高占比成为职工使用的主体,突出了住房公积金的住房保障功能。二是对职工偿还“购房贷款”的减压功能。2017年鄂州全市缴存职工提取公积金6.34亿元中,提取偿还购房贷款本息占47.01%。三是助力无房家庭安居乐业的支持功能。2017年全市有284名职工提取280万元用于支付房租,减轻了暂无计划和能力购房的职工家庭的租房成本压力。

  在经济社会快速发展的新形势下,特别是近十年来,伴随着房地产市场“过山车”式的剧情翻转和逆袭,现行住房公积金制度存在一系列深层次的矛盾和问题日益显现。

  一是机构设置的“碎片效应”。在住房公积金行业,决策职能由公积金管委会履行,但决策机构只在设区市设立,没有形成国家、省、设区市上下连接贯通,造成分散决策,难以形成合力,且管委会不是常设机构,决策难以有效;监督职能由国家和省住建主管部门履行,但监督机构只在国家、省一级建立,没有也无力触及需要监管的业务一线,监管不力在所难免;运作职能由住房公积金管理中心,分中心及其管理部履行,但运作机构只在设区市设立,形成事实上的“各地为政”。因而,住房公积金决策、监督、运作在任何一方面都没有实现上下贯通,形成三条没有打通的“断头路”。

  二是保障共享的“真空效应”。现行住房公积金制度在财政供养单位基本实行了全覆盖,而在大部分非公企业和灵活就业人群中,并没有真正建立,实际上只是对少数人的住房“福利”和“补贴”,并未体现公积金制度保障的普惠性,国有与民营、城市与乡镇公积金覆盖共享的不平衡、不充分十分突出,一大部分需要保障的低收入群体,仍然游离于公积金普惠之外的真空地带。2017年全市7.19万缴存职工中,民办非企业单位和社会团体缴存职工只占0.75%。

  三是资金使用的“鸡肋效应”。随着房价的不断走高,一大部分低收入职工因为买不起房而无法使用公积金,只能等到退休才能提取,俨然成了第二份退休金,考虑我国实际通货膨胀率,这份退休金注定要贬值。目前公积金利息收益为1.5%,远低于银行理财5%和余额宝4%的收益。公积金的鸡肋效应日益显著。

  四是信息系统的“孤岛效应”。互联网思维、指尖上的公积金已成共识。由于机构设置的碎片化,公积金行业缺点上下贯通,公积金信息化建设低水平重要建设,行业之间、部门之间不能有效实现互联互通、数据共享,各地公积金信息化系统形成一个个孤立的信息化“烟囱”,实现公积金业务“网上办、马上办、一次办”仍然任重道远。

  实践逻辑,回答“到哪里去”

  实践是推动公积金时代发展的真正力量。认识和把握公积金新时代的实践逻辑,必须正确研判当前公积金所处的时代背景,社会环境和发展态势,按公积金普惠性、保障性、共享性、金融性的大方向,加快改革创新步伐。

  一是适应普惠性要求:从局部覆盖走向全面覆盖。作为一项普惠性制度,住房公积金要立足支持住房消费,扩大改革的受益面,让更多人、更方便地使用公积金,最终实现全民参与和对住房消费的多渠道保障。2016年,国务院提出要“推动1亿非户籍人口在城市落户”,住房公积金应该进一步采取措施、完善制度,扩大受益人群,使之在支持城镇化建设、推进农民市民化中体现更大作为,让全体新市民充分享受公积金制度红利。

  二是适应改革性要求:从分散管理走向集约管理。全国房地产市场“冷热不均”,各地职工住房消费观念的差异,导致住房公积金的使用效率在不同城市存在巨大差距。现有属地化管理、封闭或运行的机构设置,显然不适应解决资金流动性紧张和资金僵尸化沉淀的两大矛盾,建立全国层面上的更高层次的资金互助池将成为一种趋势。国家发改委在2017年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计划草案的报告中指出研究设立住宅政策性金融机构,报告称:“无论从建立保障性住房长期稳定、成本低廉的建设资金等角度来看,还是从厘清商业性住房金融和政策性住房金融的边界,保持住房金融体稳定来看,抑或从我国房地产市场面临调整,未来进入新常态发展阶段来看,建立政策性住房金融系统都是非常紧迫的改革事项”。这些都已指明住房公积金管理中心的机构改革方向。

  三是适应美好性要求:从主要支持购房走向“租购并举”。作为住房储金,住房公积金实施26年来,始终围绕解决住房问题的目标而发展,不管是初期的支持保障房建设,还是现在的支持购房融资,制度的初心始终未变。但随着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日益提高,各地都在围绕住房消费不断探索提高使用种类,如物业费、租房提取等,在一些发展较高水平的大中型城市,甚至出了老旧住房新增电梯提取公积金的新型需求。这些新增的使用领域,对住房公积金较为单一使用的定位提出了新的要求。在租购同权、租购并举的新形势下,扩大公积金使用范围,降低使用门槛特别是进一步扩大租房使用,必然成为公积金精准使用的一个重要方向。

  四是适应体验性要求:从线下走向线上。从某种意义上讲,公积金服务的平台存在线下和线上两种功能形态。线下服务平台就是我们正在推进的一站式服务、综合柜员的服务大厅,它是空间版的;线上的服务就是目前各地中心正在井喷式研发和运用的综合服务平台,它是网络版的。伴随着大数据时代来临和智慧公积金步伐加快,线下服务平台终将萎缩甚至退出历史舞台,线上服务平台这种“不见面”的审批、“不见面”的办理、“不见面”的服务终将大踏步而来。智慧公积金的未来,就是一个软件定义的公积金,万物皆可实现互联,一定是跨部门、跨领域、跨地区的数据共享,一定是以大数据为中心的智能服务生态,通过数据融合,技术融合和业务融合,支撑公积金决策科学化、管理精准化、服务高效化、用户体验化。




设为首页】【收藏此页】【 】【打印】【关闭窗口
主 管:湖北省住房和城乡建设厅 主 办:武汉建设信息网
地址:武汉市武昌中南路12号 网站服务电话:027-68873052 027-68873121
鄂ICP备05016425号-10